20
2019
01

四十不惑

翻年就奔四了。此时此刻的心情和状态,并没有早先预想的不堪和苦楚,反而觉得未来十年恰是一段能够有所指望的年华,多努力一天都是挣。

30岁-40岁,最大的变化是亲眼见证枕边0岁的宝宝变成了一个10来岁的大闺女。随之的变化是本人不断丰富的阅历和日渐强大的心脏。

30岁的时候,有房有车,老公挣的钱够家用,偶尔还给我点钱。如果我还是一个依赖成性的女人,也许就宅家全职带娃了吧。

但我有一颗狂野的内心,觉得根基和本钱都在于自我的话语权。恰好那时有一个很好的组织际遇:公办的机制决定了优越的环境和懒洋洋的周遭,繁多的工作任务在别人看来是负担,对我来说是绝佳的学习机缘。当时通勤的时间是每天5个小时,经常周末还要外出参加培训或者出差或者组织会议。这种辛苦是很多人无法承受的。这一段的辛苦为后续的职业发展奠定了极其重要的基础。

每当面临选择的时候,我的确选择了“进军”、而非“固守”。这是非常重要的性格标签。每一次的进军,都面临极大风险、需要勇气、需要艰辛的付出,也许会走弯路。中间走了一段很长的弯路,一度彷徨、焦虑和痛苦。这段弯路让我倍加珍惜今天的生活。

北漂的15年,隐忍奋斗,白手起家。工薪如源头活水,让我一直手有余钱,当然一直也没有足够的钱。从一个脑袋空空毫无心机、谁都可以践踏几脚的女生,到如今办事特别靠谱、雷厉风行战无不胜的理性大姐,一步一个脚印,没有走任何捷径,活得理直气壮。

40岁,也有很多人选择休息,这又是一个本来可以偷懒的年龄,可我依然选择了辛苦的存在方式——继续努力工作。现在这个岗位,于我而言,已经不仅仅是一份工作,而是一个可以谓之事业的平台。不想放弃,不能放弃。

10年后,应该是更加有底气吧!



« 上一篇下一篇 »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