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
2007
01

红楼梦中人

我也知自己一个粗俗之人,抱着《红楼梦》啃不动的。但是现在全国上下轰轰烈烈的红楼选秀,我作为一个普通观众,也有指手画脚的一丁点权利,要珍惜这点来之 不易的权利啊(在中国这个变态的社会)。昨晚(1月14日)是北京赛区的宝黛钗总决选直播,我从头看到尾,比之上几周预选赛自己跟随演员的演绎哗哗掉泪, 昨天我硬是没动一下下心,甚至于,恶心的快吐死了。我要发挥自己的批判现实主义风格,骂死那帮不要脸的,怎么是女人就要演林妹妹,腿短的,大头娃娃的,唇 薄似泼妇的,两眼间距一尺的,大龄青年的......更有那东北大婶,六角形的脸盆子的,自以为都是天仙。他妈的,你的赛区不设在苏杭,偏要设在沈阳,要 死啊,你以为你是赵本山,来娱乐全中国?

21
2006
07

王平安变成了一只流浪狗

王平安的旧主子打电话过来,把猪肉吓得手机都快掉地上了,结结巴巴地说亮亮好着呢,吃得好,睡得好......

如果王平安的旧主子知道自己的狗早就改名换姓、甚至已经走失了半年的真相,一定会惨叫一生晕过去的。

王平安刚刚走失的时候,猪肉下班掏钥匙开门,听不见王平安热烈的欢呼声、看不见王平安两只前肢立起来作揖的谄媚样、只看见空荡荡的狗摇篮和半碗没有吃完的狗粮,总是带着哭腔对着天花板嘶叫一声:“亮亮————”(奇怪,怎么又叫回去了?)。

29
2006
06

为了忘却的纪念

韩老师的加盟,是培训部的收获;韩老师的离开,是GOME的损失。

她做了满一年,像5级的秋风,吹过山林,吹过稻田,呜一下,留下了许多痕迹,黄叶簌簌落地,稻穗摇摇欲坠。那些期盼再次听她讲课的学员,那些唯韩老师是瞻的扇子们要扼腕叹息了。

27
2006
06

绝地反击

昨天晚上10点,意大利和澳大利亚角逐1/8决赛。意大利队以防守反击著称,澳大利亚据说是32年以来第一次进入世界杯,双方打得小心翼翼,上半场打平,90分钟时比分仍然是0:0,我看得一度双眼皮打架。下半场加时3分钟,意大利组织了2次进攻,把我紧张得呼吸不顺,在最后的几十秒,格罗索带球攻门,被对方后卫绊倒,裁判罚点球!托蒂不负众望一脚抽射,球进了!黄健翔crazy叫喊得嗓子都哑了。......

26
2006
06

自由的天空,自由的歌唱

前天晚上,是我自看超级女声以来唯一落泪的一晚,因为舞台上一个性格的歌者,她的离别,但我又庆幸,因为她终于从所谓的选拔、所谓的公平竞争中走出来了,飞向了自由的天空,她就是个性歌者——郝菲尔。

23
2006
06

我爱世界杯

猪肉是一个伪球迷,每天看到半场就圈在沙发上着了。只要他一睡着,我马上关机关灯取消他的手机闹钟,等他一觉睡到大天亮,错过了凌晨三点的球赛,只好拿头撞墙。我以前一点都不懂足球,98年世界杯的时候我们大四,跟他看了几场,知道了什么叫越位、什么叫任意球、角球、手球、头球、乌龙球......我最喜欢看的是点球,太紧张了!太悬疑了!太爽快了!太刺激了!早知道一个人踢一脚就能定胜负,何必浪费90分钟宝贵时光啊!......

22
2006
06

夺命追魂拳

今早下车看见路边有一个卖熏衣草的,“一元一袋,买一袋香半年”,长得特别像陈道明。为什么长得这么相像的人,一个可以做影帝,一个只能蹲在路边卖熏衣草?昨晚照例9点到家,猪肉照例坐在电脑前面打boss,毫无疑问已经火拼了3个小时了。“做饭!”一个声音从天上掉下来砸到我耳边,郁闷!我打算用目光杀死他,却只杀到他长了几个小痘痘的后背,刺眼!我打开电视......

21
2006
06

在北京颠沛流离的日子

小区太大,从二期我们楼门口出发,吸着个凉拖磨磨叽叽抵达一期938车站大约要用时15分钟,老公坚持要走小区外围的甬道,我坚决要穿过一期,不厌其烦的浏览人家的花园,有的当菜地种着茄子辣椒,有的当果园种着石榴桃树,有的当潇湘馆种着一丛丛竹子,有的则当玫瑰园......草尖上还挂着露珠,麻雀从灌木上落到地上一蹦一蹦觅食吃......老公闲我走的慢,改骑自行车横穿一期带我到车站,这下好,省了10分钟。......